麟麟麟

lilac13 无题

自由有时是种干扰,在幽闭的环境下,我和李世真无可选择地只得面对眼前的事物,一是被囚禁的现状,二就是我们彼此。

“会不会有监视器啊?”“没准他们在监听。”李世真慌张的在屋子里乱转,生怕暗中有什么她没有料到的危机,这个场面有些难看——无论何时,都不能自乱阵脚,李世真来了这么久,竟然连这一点都还没有做到——我不由得冷哼一声,拉开了冰箱的门,装作听不见她叽叽喳喳的胡言乱语。

她当我就不紧张吗?

真是的——我又冷哼一声,强迫自己屏蔽掉李世真发出的背景音,将视线锁定在冰箱的食物上,另一面,又在飞速的想着,到底怎么样才能从这个名为别墅,实为牢房的地方脱出。

钱,我不会还,人,我也不会留,一切属于了我...

lilac 忘记2)

我按灭了手机,沉思起来,李世真正在变化,但还不够,她还是一个在对决时,会为对方考虑的选手,一旦对方的意志比她更坚定,她就会服软,比如面对我的时候,一旦对方显露出怯懦,她就会放水,比如在面对朴建宇的时候,她总是过于在乎自己的姿态,多过于在乎自己的目的。

“代表,我想清楚了,我是为了自己才回来的。”在回来时,李世真这么说。

“那就不要为别人考虑太多。”我回答她。

李世真不明所以,“包括代表?”

“包括你自己之外的所有人。”

“我不是在为代表做事吗?”

我摇了摇头,走到她的面前,让她听得更清楚些,“你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出生的吗?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“李世真,你听好,这个世上,...

lilac 忘记

时间是个条会跳的线……


————

记忆是不可靠的。

就像语言一样不可靠。

在我的记忆里,韩国的雪总是很冷很冷。在落下的时候,带着风,钻进衣领的夹缝,贴在皮肤上。但李世真记忆里的雪,是带着热量的,她说,因为很冷,所以总是会不停地动,不停地吃,不停地找到温暖的地方,结果没有记住冷,却记住了这些。

胡说八道。

“代表也像是雪。看着冷,但暖和起来就变成水了。”

福冈没有雪,李世真就把樱花当成雪,看着我背后的景色,一杯一杯喝着清酒。

“想好了要留下了吗?你熟悉的一切,这里都没有。”

“有代表。”李世真歪着脑袋,数手指,“有金作家,有赵理事,还有那个。”

她指着我手上戴着的手链。“...

姐姐

我看了好几篇影评,大家眼中的姐姐,和我的看法不是很一样。就写一下,我对姐姐这个角色的感觉吧。

姐姐和妹妹不同,妹妹一直是她人生的侵略者,甚至可以说,姐姐堕落的开端,就是妹妹的出生。

在影片的最末尾,爸爸对妹妹说:不要怪姐姐,她一直是小公主,直到你出生。(大致是这个意思)而在影片的前段时,姐姐对妹妹说过:没有我在家,他们让你很受不了吧。妹妹不置可否。

从这几句话里,可以推测出姐姐的前半段人生,从被父母宠爱的唯一的小女孩到一下子成为了姐姐,她的家庭身份和她的家庭环境都产生了变化,“现实”产生了变动,她不得不为了适应环境而改变自己,这是她不安又虚伪的性格来源,从她对待妹妹忽冷忽热的态度上,也可...

不行…我自己比徐代表的思维还中二…
我的占有欲是不能把这个人放松一秒的,因为很很很不安啊
我会做的事情太少啦
徐代表真是有底气,敢把自己身边的女人放出去勾引人,你咋,这么能呢…
李世真是个溜溜球吗,出去溜一圈还会自动回到手中来
这么…那啥,代表你是直男啊,不懂女人是很容易投入感情的感性生物嘛??????????
大家都是从小穿着裙子长大的,看看人家小姐,该做的都做了,站在一条感情线上了,才会一起去骗人
你们凭的是啥啊…
cosplay,送条手链,在警察局里蹲一夜,送硬币,就能建立如此牢固的感情么
我想不通哇。
再要不代表是个自大狂,自恋狂,可是明显又不是呢…代表并信不过自己的魅力可以叫朴建宇乖乖的听自己的呢…哪怕...

lilac 10 吻

我非常不爱在文前面写东西,但上一次的留言提醒了我,一直没有讲为什么给文章起这个名字,不是因为它的汉语意思是紫丁香,而是因为一首同名的歌,但也不是单纯的因为这首歌,而是因为它的MV,观看地址如下

 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129508/?from=search&seid=2443487736523236217  打不开请见评论

可能需要一些心理准备,当然如果经常看恐怖片这就是小菜一碟了,里面没有很惊吓的画面,只是有一点残忍,结局又很温暖,里面有两个形象,我既觉得那是徐伊景的两面,又觉得那是李世真和徐伊景。

你们可能不这...

Lilac 9 出口

欲望如同灯火,在开始与结束前的黑暗中闪耀,突破了自然赋予的安眠,成为比任何天体更为明亮的指引。李世真说,那不灭的灯火,就像是我。

我。

当环绕身边的虚伪与谜团,雾气般逐一散去,出现在我面前的,是一双眼睛,那瞳孔内真实的渴求,是房间里唯一陪伴着我的东西,你要离开吗,我想问。继续看去,我看到眼睛下方的身躯,看到了她的肩膀,看到了放在她肩上的那双手,看到了那双手的主人——朴建宇。

迫切的窒息让我惊醒,一直攥紧的掌内,汗水沾湿了指尖,我坐了起来,张开手,望着自己的指尖,李世真,这个名字从我的胸腔内吐出,停留在嘴边,钻入脑海,我希望这名字是有形体的,这样我就可以把它放在手里,拴上绳子,牵引着它,不...

lilac 8 束缚

李世真对我说,她准备好了。
我用目光从她的发梢看到她的鞋面,一丝不苟的装饰里没有胆怯,她神采飞扬。我也看不见那颗即将受伤的心,会在几小时后爆发出多少怨恨。只是这么看着的时候,一切都很完美。
 
你想成为我吗?
这是我问李世真的,这句话里有多少卑鄙呢?大概每一个字都是,我没有告诉她前方是孙义诚布下的绑架陷阱,就像父亲叫我去收账时,并没有告诉我,会有倒打一耙的借账人,会有在回家路上埋伏的同行,人在面对他人时,通常隐去那些不愿提及的部分,来让自己心安理得,有时也会祭出极端论的借口,开车就可能遇到车祸,你会不开吗?没人在乎逻辑上的谬误,只要是能让我们不假思索去行动的理由,哪怕错到离谱,也在所不惜,许...

蛹化之女

“在笼罩着白色月光的森林里,要是在树根处挖一挖,能挖出不少蝉蛹,啊,那是太过思念你,而变得面目全非的我的样子。”52岁的户川纯唱着20岁时写下的歌,我听的是live版本,没有修饰的声音,如她自己所说,有着损坏般的感觉,每一句都带着撕扯喉咙的疼痛。
这令我扣着耳机,避开旁边人的视线,悄悄地抹眼泪。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抑郁倾向,我没想过去看医生,我想看的人,已经都在我身边了。
我发信息给小Q,告诉她我们一直听错了版本,我说,我听哭了,因为很安心,她还活着,我也可以,不会什么都不剩下。
我盯着手机,十几分钟后,她回给我:你肯定会活下去,还会活得好好的。
是啊,我有小Q,有猫,有冰箱里没吃完的家乡菜,有每天每天...

Lilac 7 欲望

晚宴结束的第二天,我让卓去了商场,他告知我红色礼服还在后,我叫他直接买了下来,并把干洗过的礼服,挂进了我自己的衣橱。这是我第一次收藏别人穿过的衣服,出于惯性的洁癖,我选择了一层空衣柜,看着这件衣服,想着那个女人。

买不起却能借到的礼服,被富家子弟雇佣反而占据主导的精明,与孙玛丽平分秋色的气场,引人上钩的手段,对我的防备心,不卑不亢的态度,这几个条件在我心中勾勒出一个渴望金钱、不满于当前身份但无法置身更高阶层,反而去轻视地位的形象,她很自信,对机会的嗅觉也很敏感,只要给她消化掉慌乱的时间,就会自动来到我的身边,让我利用她的欲望。不会等太久,我会把你的主人带来的,我这么想着,关上了衣橱。...


1 / 4

© 麟麟麟 | Powered by LOFTER